P1180663.JPG

採訪時間:2014/05/19 

採訪地點:I桑的機車行 

台北市大同區敦煌路11號1F

P1180675.JPG P1180677    

  

  大家好,首先要跟大家說,關於揪職人-揪的職人朋友企劃,我已經想很久了啦!希望能夠寫滿十個人,以I桑做為第一篇,除了正巧I桑願意給我採訪(因為跟他不熟所以就請寡言跟他說),再來就是剛好慶祝寡言跟I桑交往多年正式成為夫妻啦!哈哈哈!我跟寡言在愛小時代已經知道對方,但當時並不熟,後來使用臉書也只是點頭之交這樣會互相留言,直到這兩年才變得更熟呢!之後我也會採訪寡言,他是個靠努力自學漸成氣候的彩妝師唷!

P1180680.JPG  

  當然重點是要放在I桑啦!原諒我開頭講不相關的話,哈哈。關於I桑,I桑坦言自己小時就不太喜歡念書,對於操作或動手做的實驗課程興致勃勃。就讀松山工農電子科,對於電子原裡雖然略懂一二,但一直不喜歡在數字上打轉,當時有群哥兒們非常喜歡玩機車,機車對於男孩們,就是可以實現夢想的大玩具,但實現夢想歸實現夢想,沒有錢一切都是白搭,因此他白天在電子工廠打工,才有辦法法支撐自己玩車的夢想。我想得太簡單了以為I桑就是小屁孩嘛!玩的大概是Dio吧!沒想到他玩的是NSR啦!ㄘㄥˊㄘㄥˊㄘㄥˊ~~~的車有沒有?XD當然開車行這件事並非此時的夢想。當I桑的朋友們都因各自畢業之後,就各奔東西,毫無掛念,毫無猶豫,I桑也得思考自己未來想要做的事情。

P1180681.JPG P1180682.JPGP1180678.JPG   P1180683.JPG  

  原本只是跟著機車行的師傅學修車,學著學著竟也把車子給摸清摸透,他出了名的誠實以及直接,常常把客人的機車問題講得很清楚,喜歡他的客人自然上門都找他,但不喜歡他的客人會認為這傢伙太囉嗦了!因為I桑說起車子的優缺是毫無保留的,因此也有客人被他這麼直接的個性嚇到,可是他從來不說溢美之詞,也不會掩飾真相,客人自然懂得他的苦口婆心,更願意再上門找他修車。當I桑想要自立門戶時,並非想要跟原本的老闆互別苗頭,真正的原因是老闆是個非常現實,會扯別人後腿的人。(I桑說這段絕對可以寫,但我有點抖了 哈!),所以他便辭職了,本來也想過要開早餐店,因為對於吃,他也很有一套。可是,開早餐店的門檻太高,所以他才退而求其次開機車行的(ㄟ?是這樣啊?)

P1180697.JPG  

  開車行的甘苦非外人所能道也,I桑說每天都被錢追著跑的感覺真的很差,房租與貨款都像是把刀天天架在他的後腦勺,逼得他二十四小時當四十八小時用。一開始車行空空如也,架上沒有什麼貨品可以賣,也曾有過開一整天卻只有一個人來修車的景況。在在都讓I桑想著:開車行是正確的選擇嗎?尤其是他身邊的寡言,每次幫他算帳都會頭皮發麻,剛進來的錢很快就因為繳款而花光,省吃儉用卻還是捉襟見肘。

   其實I桑的爸媽開了一家文具店,文具店其貌不揚,社區化經營,因此小小的店裡擺滿了層架,塞滿了各式各樣的貨品,但層架下頭卻擺了他跟好朋友改車的家私。每當I桑陪爸媽顧店後,半夜就跟朋友一起拿著工具在門口研究車子,改朋友的車,他們自稱:兩光機研,因為每個零件都是自己土炮琢磨,完全手工客制化啦!朋友們對於改車只當興趣,沒有特別想要走這行,畢竟很苦,加上工作粗重,因此畢業之後,只有I桑思忖開車行這個念頭到底可不可行。

  會讓他遲疑的還有一個原因:I桑的爸媽本來希望他退伍就回家幫忙顧文具店,爸媽的希望就是:開了一家店,兒子接手經營,就不用那麼辛苦了!I桑心裡卻不是這麼想的,小小的文具店是爸媽辛苦的心血,他心裡雖然很清楚,但他更知道,他澎湃的熱血因子不容許他待在小小的店裡,在那些紙張雜物堆中窩著,他還是喜歡如浪潮洶湧而來的引擎聲,還是喜歡在山中彎道追逐速度的感覺,因此年輕時候的他,心中不斷有著一股要逃離文具店的衝動。文具店現在還是持續經營著,孝順的I桑會帶著寡言回去看看,到了年節時也會幫忙加層架賣春聯等貨品。在他心中,小小文具店連結他與家人的感情,很重要,但車子卻又凌駕在文具店上,I桑決定忠於自我,這信念支撐著他:開車行!必定要成功不可。

P1180672.JPG P1180673.JPG  

  幸好願意來修車的大多都是I桑以前的客人。也因為這些朋友都是他的衣食父母,I桑認為有他們的支持,車行才能熬過最困難的時期,他修車不只是賺錢養家,還有分享觀念。若是有給過I桑修車都會被他的收費嚇到,並非價格太貴,而是太過實惠。他說他開價的標準是這讓他付出多少工時,或者依照難易度去開價。因為客人們欣賞I桑的態度:有一說一,絕不說二,對於機車沒有其他話好說,就是龜毛,無法忍受車子被亂搞,不拆則已,只要拆了車殼,他一定想辦法要把車子弄到最佳狀態,這個最佳狀態不單單指車子的性能,還有跟騎車的主人習慣是否相配合。

P1180666.JPG  

  I桑說修車是要看客人的,有些客人的喜好就是偏好A,若你調整到B,他會認為你不會修車,你修不好。但I桑也說耐心溝通是最重要的,他不怕客人把難修的車拿來,對他而言沒有什麼車是難修,只是願不願意花時間去修而已。當客人願意花時間耐心聽他講解,I桑會把車子的問題講得鉅細靡遺。當然也有人會問:我的車那麼多問題?你根本就只是想賺我的錢吧?I桑也不會有什麼生氣的反應。當然因為開了車行,原本沉默寡言加上脾氣不夠圓滑的他,也漸漸比較有耐心,只要是關於車子的問題,他都願意花時間讓客人了解。而血液裡面似乎就流著滾燙的機油,隨時隨地都蓄勢待發。因為這股對車子的熱誠,他也常常讓這家車行開到三更半夜,與愛車的同好研究車子,跟客人抬槓,聊些男人話題五四三到夜深,偶而還得半夜外出,幫臨時車子出問題的客人修車,更常常修車到天亮了也不自知。I桑說:「只要車殼拆了,我就一定要修到好,就算飯沒有吃,或者十幾個小時都沒有休息,那都沒有關係。」而這也是I桑的車行開店時間特殊的原因,你看過哪家車行開店時間是下午兩點到半夜?甚至是凌晨三四點的嗎?哈哈!

P1180707.JPG  

  I桑對於修車的堅持也感染周圍的朋友們,比如說好友支援他訂購國外的高階品,讓愛車同好可以有物廉價美的享受;來車行租借位置洗車的朋友,也認同I桑的做法,支持他的朋友非常多。I桑說自己對於生活要求並不高,但若是能夠修到困難度高的車子,I桑會把他當作一件非常美好的享受,試著去了解他,挑戰他,直到完成為止。I桑說處理車的問題,永遠比處理人的問題有趣多的了,所以他不會去接陌生客。那若是有陌生客人真的經過這裡,把車牽來修呢?I桑笑笑說:「若是他要我幫他踩發,我會幫他踩發,他要接電,我也OK。」這些都是免費服務,他不收任何一毛錢。

  但I桑絕對不會主動去拆陌生客的車,「實在忍受不了別人把車亂搞啊!」若是拆了又得耗上老半天,而不願花點耐心了解他車子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的客人,他是不會輕易去接的!因為人的觀念不會一時半刻改變,但透過朋友介紹的客人,肯定也能認同他的理念,此時I桑才願意使出渾身解數,幫你的愛車做全身健檢。不過千萬不要跟I桑用LINE溝通車的問題,他笑笑說:「書讀得不多,要用文字描述車子的狀況,都要想很久,看看這樣講是否對方看得懂。」另外一個讓I桑傷腦筋的就是他常常把東西隨手一丟,一轉身就忘了在哪,一天花上好幾分鐘找手機或者工具是常有的事情,他拿著一支用得很習慣的羅賴把說:「像這把超好用,我用得最順手,因此我買十支,到處丟,這樣要用就不用找了!」哈哈!情有可原啦!不是每個人都是完美的嘛!

P1180668.JPG  

  開車行這幾年,I桑也有些感觸,他很慶幸自己能夠把修車的興趣當做工作,每天來車行開店都會覺得自己是很快樂,很幸福的。他希望大家對於車子的性能要有充分了解,很多車子不是要他是最頂級或者使用的材料是最好的,而是要最適合自己的;要把車子的安全擺第一,因為車子安全,也能保障客人的安全;I桑也不做配餐,就是客人會指定誰用了A家的材料+B家的某某,要跟他一模一樣,I桑感嘆許多客人只是出錢買東西,卻不願意花心思了解自己買了什麼,當他做了一樣的組合,卻忘了自己跟別人是不一樣的,這樣的組合未必是最適合他的。若是真的遇到這樣的情況,I桑說沒有別的方法,就是溝通溝通再溝通,直到客人了解為止。他說:「客人要認清自己要什麼,不要追求自己不適合的東西。」也許修車就跟戀愛一樣,慢慢調整,就算這輛車不是最好,但肯定是最適合自己的。

 

P1180715.JPG  P1180718.JPG    

  I桑跟寡言是因為艾倫牽線而認識,I桑不懂得怎麼去哄女生,但有輛帥氣拉風的機車,背後載著喜歡的女生不是很拉風嗎?也能滿足女孩的虛榮心啦!超級追夢人模式開啟啦!記得那時寡言住在中和到泰山工作,但I桑住在天母,文具店則在士林。他每天的行程是:從天母到中和接寡言到泰山上班,然後到士林店裡顧店,晚上從士林到泰山接寡言下班回士林,小聚一會,等到睡覺時間再載她回中和,寡言認為這樣他會太累,但I桑很堅持。每天不辭風雨的接送,只要聽到一陣轟巄巄的聲音由遠而近的靠近,大家都會知道I桑來了,I桑笑說其實他有按笑氣偷偷增壓,還加上帥氣完美的甩尾,寡言說很明顯看出來是在耍帥啦!但說真的,當然是真的很帥!!而且相信這樣接送應該有很多人羨慕!

  I桑的好不是只在這些地方,也不是追到了寡言就改變了。從以前到現在,他雖然對寡言嚴格,但是該有的愛是少不了的。煮宵夜,按摩,還有不經意的疼愛,對寡言的粗心包容,從不嫌棄她外貌的改變,(寡言會問他:我變這麼胖你還愛我嗎之類的問題,I桑會說不管你變成怎麼樣我都愛你!這類噁心肉麻兮兮的話),從以前到現在,I桑從來不自誇自己是多好的男人,但總是默默的付出,不求回報。因此雖然沒有山珍海味,但也餓不死,每天都有小小的幸福發生,寡言心甘情願跟著他,對一切都是如此心滿意足。

  採訪到了尾聲,忍不住還是問了I桑的感情問題,「跟寡言在一起,生活有些什麼改變嗎?」只見他輕描淡寫:「喔!就有人可以照顧,有事情可以做啊!」雖然是如此輕描淡寫,但是這句話就是愛的展現啊!寡言說I桑其實很兇的,有時候見他不講話或擺臭臉,就會想著到底是哪個點讓他生氣,但是腦海裡就會出現十幾個點,卻又不敢開口講,寡言說:「因為我如果講出來是不是因為這個點才生氣,他就會說喔!不是,但你讓我想起來,這件事情我也很生氣。」所以寡言往往都只能猜他到底為什麼生氣,然後直到I桑說出原因,寡言才會恍然大悟。寡言常說:「我就是個白吃白喝的米蟲。」但他省吃儉用,對於自己喜歡的彩妝也保持著熱誠,努力學習,「只要我能把帳算好,把狗照顧好,I桑就會高興了吧?」哈!雖然寡言這樣說,但I桑此時卻有著大大的微笑,他毫無保留的包容寡言,這樣的愛,也很令人感動吧?

 

車行的店狗,歡迎來看他們唷!

P1180695.JPG P1180696.JPG  

 

PS:I桑的名字念:ㄞㄙㄤ˙ 因為他英文名字叫做Ian,但為何大家都叫他ㄧㄙㄤ˙呢? 他自己也搞不懂呢!!哈哈

, , ,

揪揪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