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件事是這樣的:
週三我的課很趕,從板橋下課到大安上課,只有半小時趕課,但每次要下課時,我還是會跟學生閒聊一下,再去上下一堂課。

有一天板橋的班要下課時,竣跟我說:「老師,俞把我的筆用不見又不還給我,那支筆要兩百多塊耶!」我心想:兩百多塊的筆?這麼貴耶!

竣的爸爸很疼愛他,會主動跟我聯絡聊孩子的情況,也會認真寫聯絡簿說孩子很愛上作文課,覺得有學到東西。當然我也想:為何要給孩子買那麼貴的筆呢?但又想如果孩子喜歡又會珍惜,我應該還是會買吧!這麼貴的筆弄不見一定很難過。

我說我會幫你問俞,剛好俞有作文沒寫完就跑回教室,我當然叫他下樓寫完,也有提醒他一定要把筆找到,還給竣,自己做錯事情要負責。趁趕課之前又跟安親老師提起這件事。

隔週竣爸爸很生氣,寫了聯絡簿給我:「老師,竣的筆不見了!要價兩百多元,聽他說是俞借了又不還,而且竣沒有答應說要借他,他拿了弄不見卻不還,老師,我認為你不可以姑息孩子,請一定要謹慎處理。」看到爸爸這麼寫,我當然很驚訝,我問竣你拿到筆了嗎?他說俞今天還給他的,我又問俞,你怎麼不找到就還人呢?他居然說:「我不知道他在哪個班啊?」

我聽了快昏倒,跟他說:「這件事情很簡單,你只要拿給安親老師說請他廣播叫竣來拿,不就好了?」雖然我很生氣,但我心想:孩子都還了!此時生氣也有點不切時機。

我想一想只好耐子性子說:「你看,竣爸爸寫了聯絡簿給我,可見他對這件事情很生氣,我也不罵你,是你自己不夠積極,太被動了!如果今天我跟你媽媽說這件事情,我相信媽媽一定很疼你,也不會罵你,但你知道,自己錯了要自己負責!筆還了,也要跟人家道歉!今天我還是會跟媽媽說這件事情的。」

俞馬上回:「完了!」我說:「只要你回去跟媽媽先說一聲,我再打給媽媽,這樣不就好了?」他點頭,

當天我忙完就打給俞的媽媽說明這件事情,我跟媽媽說這件事情,但俞居然沒有先跟媽媽告知,枉費我提醒他,但我還是跟媽媽說:講這件事情並不是要媽媽罵他,而是說明他態度不夠積極,孩子借東西是很常見的事情,但弄壞弄不見,本來就該自己負責。

媽媽聽了就說會問俞事情真相。過十分鐘俞的媽媽又打來,要竣爸爸的電話,我就跟媽媽說:「媽媽,記得要讓俞自己跟竣爸爸道歉喔!因為這是他自己做錯了!」

第三周,也就是這星期三,我去上課看到竣爸爸寫的聯絡簿:老師,俞自己打給我了,他是勇敢認錯的孩子,我覺得很棒!我跟俞說:「你看,做錯事情如果負責任,是不是很棒?竣的爸爸還稱讚你很勇敢!」他就笑了。

怎麼說呢?我是不太贊成孩子帶很貴的東西來補習班或學校,我覺得不太適切。那會給孩子炫耀的機會,也讓其他人起了貪念。貪念一起,不管是否把東西占為己有,或者只是好奇,都會影響孩子的價值觀。但是當然爸媽疼愛孩子是有道理的,若真的讓孩子帶很貴的東西去學校,也要跟他講為何要送這給他,一定要懂得珍惜,相反的如果同學想借,也要把原則說明。孩子會好奇是必然啊!借東西也是孩子們進行「社交行為」的常見模式,是很難避免的ˊˋ~這次事件,我覺得我處理上還是有瑕疵,但很高興孩子願意去面對,也很高興雙方家長都很明理!圓圓滿滿啊!

揪揪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